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汕头真爱婚礼服务有限公司

婚庆套餐

联系我们

联系人:马先生
电话:0754-8856565
邮箱:cnlangpu@ms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庆资讯 >> 正文

女人在法国:有结婚证,没有身份证

编辑:汕头真爱婚礼服务有限公司  时间:2012/04/14  字号:
摘要:女人在法国:有结婚证,没有身份证
她们是一群奇异的女人。她们的年龄都已经不算年轻,大多有过婚姻的经历。她们合法的进入了法国,却是非法地生活下来。她们通过一场合法婚姻又获得了正常的立足理由。她们的婚姻饱受质疑,因为她们曾经是一群“无证者”。尽管如此,在周六,你仍然时常看到她们身穿婚纱出现在巴黎各个区的区政府门前,接受当地区长的祝福,颁发给她们结婚证书。或许她们还无法用语言和自己的“另一半”交流,或许她们只能靠翻译的帮助才能听得懂那些夫妻权利和义务的法律条文,无论如何,这是改变她们生活的重要时刻。因为她们已经被告知,只要对区长的问话回答“是”,她们就可以合法地开始一种新的生活了。     在外人看来,她们的婚姻一定充满了屈辱和辛酸。可接触她们,你才知道她们生活得自豪而快活。因为她们的目的简单而明确:结婚——安定的生活。她们完全靠了一种女性的本能“征服”了异域的男人,所以她们自豪;她们历经艰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意愿,所以她们快活。但是,无庸讳言,她们的婚姻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特别是萨科奇新移民法的实施,她们能否在4年内完成从一个局外人到居住国公民的转变,还是个未知数,她们将面临着文化、就业和家庭的三大压力。     阿华的幸福生活     “阿华”的真名叫宋桂华,来自中国沈阳。2005年6月,她和她相处了1年半的男朋友、法国青年塞西尔跨进巴黎11区区政府的婚礼大厅时,她43岁,塞西尔则刚过了25岁生日不久。     宋桂华原在中国一家建筑单位工作,后来单位经济效益下滑,渐渐不景气了。离婚后她带着个孩子开始独立生活的时候,才真正感到了生活的艰难。2002年9月她到北欧、西欧来商务考察,在法国遇到了自己昔日姐妹,劝说她留下来。想到自己在工作单位的处境艰难,经不住诱惑,所以就留下来了。   但是“黑”下来的日子却不像想象的那样好。她面临着各方面的压力。遇到塞西尔使她生活又充满希望。     2004年1月21日,是中国农历的大年三十。宋桂华和几个朋友在巴黎美丽城一酒店庆祝中国新年。那晚酒店里满满的,有中国家庭,也有法国家庭,很多也是来欢度节日的。宋桂华喜欢唱歌、跳舞,当晚又高兴,所以随着酒店的卡拉OK又唱又跳。宋桂华活泼开朗的身影,深深吸引了邻桌的一个素不相识的法国男青年的注意,他就是塞西尔。     塞西尔当时也和一大帮朋友在酒店吃饭,他的朋友中有一位是华人。他就向这位朋友打听宋桂华。这位朋友并不认识宋桂华,他直接找到她,问愿不愿意认识一个新朋友。宋桂华大方地坐到了他们的桌子边。用手势和似是而非的法语开始和塞西尔交谈,临走两人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随后塞西尔就不断打电话给宋桂华,约她出去吃饭、唱歌,并和所有的朋友一样,亲切地称呼她“阿华”。     塞西尔来自法国中部的卢瓦尔河地区,家在南特附近。大学毕业后,和所有的法国青年一样来巴黎闯荡。作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他很快就在一个公司找到了工作。塞西尔喜欢武术和中国文化,学过一年的越南拳,非常想学中国功夫,但因为时间问题找不到老师指导,一直没遂心愿。遇到宋桂华,塞西尔确实感到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女人”,因为他就觉得过去接触的女孩都太任性、随意,根本无法走进婚姻生活。对宋桂华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没有身份”这些问题,他完全不在乎。他当初提出要与宋桂华结婚,宋也非常吃惊。但是在经过了一年多的交往后,宋明白,塞西尔是认真的。更让她意外的是,塞西尔的一家都非常喜欢她,并积极为他们筹办婚礼。     2005年6月17日上午11点半,塞西尔挽着宋桂华的胳膊,走进了巴黎11区政府的区政大厅。在11区副区长的主持下,他们互相给对方戴上了结婚戒指。     对于这个年龄相差18岁的婚姻,巴黎警察局也怀疑他们婚姻的真实性。对他们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可他们用事实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实在的婚姻     很显然,并不是所有的这类婚姻都像宋桂华这样浪漫而幸运。她们更多是要找到一个避风港,而不计感情和别的。     曹娜(化名)来自山东青岛,也是借考察的名义来法后滞留不归的。她也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她的执意出走,缘于自己不幸的婚姻。     曹娜说,在青岛,她曾经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在企业任领导,在市区拥有大面积的住房,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可是,在她发现了丈夫在外边养了“二奶”后,就再也无法平静。最终她提出离婚,自己也不愿意再留在这个伤心地,远走天涯。      曹娜说,尽管那时候她没有身份,但是她看到这个地方的人素质普遍较高,天蓝气爽,她仍然感到非常的愉快。这就是她想象中的生活。可是当她听到警察抓无证 者的风声很紧的时候,当她因为无法工作而囊中越来越羞涩的时候,她感到了物质生活的压力。她改变这一切的惟一办法就是,赶快找个有身份的人嫁了。     曹娜是个讲究生活品位的人。在那种艰难的条件下,她还是千方百计自己租了个房子而不是去“搭铺”,十几或几十个人挤到一起住。但是现在她面临的选择就是,要么回到原来的地方,要么随便找个人留下来。因为她一句法语不懂,没有时间让她找人谈恋爱。     38岁的曹娜显得清爽、干练。也许正是因为她还算过得去的姿色,她很快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位愿意娶他的人——法国人尼古拉。      尼古拉今年49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目前失业在家。一年前,尼古拉的妻子跟他的一位要好的朋友跑了,让他郁闷了好久。他在19区区政府组织活动中,认 识了一位华人。这位华人经常组织一些文化活动,尼古拉很感兴趣,就经常来义务帮忙。就在这个活动中,有人帮忙介绍认识了曹娜。曹娜此时还只能说几个法语单 词,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交流。尼古拉一面教法语,一面把她娶回了家。从谈话中可以看出,尼古拉对他这位新婚妻子还是相当满意的。和我交谈的时候,两眼就总 盯着曹娜。     曹娜说结婚后,她也发现了尼古拉许多优点,比如幽默、喜欢家务。不管怎样,曹娜说既然结合了就会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不能让人家看低自己。     而张军(化名)则直言不讳地说,她就是冲着找个法国人结婚来的。张军来自中国东北,有一个儿子在上中学。她和他丈夫都下岗了。她听说来法国找个老外挺容易,改变了身份后,再做点国际贸易,肯定能赚些钱,也就能给孩子交他那昂贵的学费。     张军和丈夫商量离婚来法国,起初丈夫不同意,后来看到家不是家这个状况,就答应了。他们东挪西凑,终于顺利地以考察的名义偷渡到了法国。     但是张军来后才发现这步棋走得非常险。她来法后发现了很多“闲置”的姐妹,也是抱着同样的信念来的,可是那个肯要她们的法国男人还没有出现。      张军没有多少积蓄,很快就花光了。她有时不得不到市场上去捡人家丢掉的东西来维持生活。后来被逼得走投无路时,她也去巴黎美丽城站过街。她不断听到有某 某被警察抓住,被遣送回去的消息。每当警笛鸣过,她就禁不住一阵颤抖。如果不是在中国还有个儿子,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下去。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个退休农民。她已经别无选择,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因为两人相差20来岁,市政府会不会给登记?曾经有人因政府怀疑他们是假结婚而不给登记的先例。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市政府顺利给他们举行了结婚仪式。     张军依然感到很快活。结婚的时候请了很多朋友。而在她拿到3个月的临时生活居留的时候,她就立刻带着她的老公回了一趟中国。
上一条:婚礼2008如何巧算理财 下一条:名人们的跨国婚恋证明爱情无国界